首页 >>
刘翔回归游泳开创新时代 基础大项奥运给力?
发布时间:2019-08-07 12:23:53 来源:皇朝电竞-皇朝电竞官网-皇朝电竞app点击:54

  编者按 体育界有句颠扑不破的真理:得田径游泳水上者得天下。的确,在奥运会的众多体育项目中,田径、游泳、水上三个基础大项的金牌总数共有121枚,是一个真正的“大金库”。从项目的影响力来讲,基础大项和三大球一样,在国际体坛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特别是每逢大型综合性运动会,泳池里的飞鱼之争和跑道上的飞人大战更是备受瞩目的焦点。可以说,基础大项成绩如何,是衡量一个国家竞技体育发展整体水平的重要标志。

  然而我国基础大项在奥运会上的表现与其在金牌榜的排位极不相称,无论是亚特兰大、悉尼、雅典还是北京奥运会,我国三个基础大项所获金牌总数都不超过4枚,特别是北京奥运会,金牌榜第一,51枚金牌中,在奥运会影响最大的主战场——田径场,居然一无所获!如今,中国吹响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的号角,基础大项相对薄弱的局面如果还没有彻底改观,单从竞技体育层面上讲,中国都不能完成由大国向强国的转变。

  有多少希望可以期待

  广州亚运会上,中国的基础大项表现抢眼。游泳项目拿到所有38枚金牌中的24枚;赛艇项目拿到全部16枚金牌中的10枚;皮划艇激流回旋项目,中国队包揽所有金牌;帆船帆板项目,中国队拿到4枚金牌。田径更是将轻松蝉联亚洲老大的宝座。然而,亚洲不等同于世界,两年后的伦敦奥运会,中国的基础大项将交上一份怎样的答卷呢?

  游泳:拥有四到五个夺金点

  中国游泳此次算是大爆发,不仅拿到了24枚金牌,在多个项目上还游出了能排进今年世界前五位的成绩,很多选手也游出了个人最好成绩。亚运会成绩不错,也让中国对明年的世锦赛和2012年的奥运会有了底气,“我们希望、在男子自由泳项目上向金牌冲击,女子项目上,、和 都很有实力,女子接力项目上,希望能有一块金牌。”中国游泳队总教练幺正杰说,“还希望在男子200米自由泳接力上再突破一下,中国男子落后多年,希望在世界大赛上将落后面貌改变一下。”

  这样算起来,中国队目前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的项目有女子200米蝶泳、男子1500米自由泳、女子200米自由泳接力、女子200米仰泳等项目,算上目前在世界第一集团但还没有达到顶尖的女子200米自由泳、男子400米自由泳等项目,游泳的夺金点大概有四到五个,形势明显好于雅典奥运会和北京奥运会。但是在这些项目中,拥有群体性优势的只有女子200米蝶泳和男子1500米自由泳,也就是说,没有哪个项目有绝对的夺金把握。但是综合三个基础大项来看,游泳算是整体发展势头最好的一个。

  水上:赛艇形势最理想

  北京奥运会上,中国水上项目拿到三金,赛艇和帆船帆板项目都实现了奥运会金牌零的突破。不过放眼伦敦,中国水上的形势却没有这么乐观。水上项目实力最强的国家大部分在欧洲,而2012年的举办地同样也在欧洲,对于这些国家来说,基本都相当于主场作战。

  赛艇项目形势相对较理想,首先,赛艇人才结构比较合理,目前队中新老结合,有一定的人才储备,而张杨杨、唐宾等优秀运动员正值当打之年。虽然今年世锦赛成绩不够理想,但是按照赛艇训练规律,亚运会年属于基础年,选手甚至没有正式配艇,以夯实基本功和基础能力为主,所以今年的成绩很难作为伦敦的参考,但是从选手状态和个体能力来看,赛艇的多人艇在伦敦奥运会上还是很有希望争金的。

  皮划艇激流回旋是一个新兴项目,但是近些年成绩进步迅速,从亚运会中国选手的表现来看,女子皮艇和男子双人划艇都具备了世界顶尖水平,尤其是男子双人划艇,胡明海和舒俊榕目前状态正是上升期,伦敦奥运会,他们将是中国水上一个重要的争金点。

  相对而言,皮划艇静水项目由于项目设置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两名奥运冠军也已经退役,在伦敦奥运会上面临的形势比其他项目都要严峻,而帆船帆板受天气、场地影响较大,目前具有争金实力的是女子帆板项目。

  田径:复兴需要双保险

  在北京奥运会上中国田径无缘金牌,两年后中国队最有希望承担冲金重任的无疑是竞走。具体说来,在三个竞走小项中由王浩和褚亚飞领衔的男子20公里竞走实现突破的可能性最大。在本次亚运会上王浩和褚亚飞的双保险通过有效的战术配合,成功控制并拖垮了对手。

  回想10年前中国选手在悉尼夺得竞走金牌时刘宏宇和王丽萍就是处在同一水平线上,并从战术上给对手构成了巨大的威慑和牵制。如今男子20公里竞走又有了双保险,这无疑使中国队在该项目上成功的可能性大大增加。除此之外,女子铁饼也是很有希望在伦敦奥运会上冲击金牌的项目,老将李艳凤和宋爱民的双保险同样值得期待。

  三大项领军人

  领军人物是项目的精神领袖,他们的起起落落恰恰是一个项目跌宕起伏的缩影。在三个基础大项中,张琳、金紫薇和刘翔就在用三种不同的生活,折射出三个项目的各自发展诉求。

  紫薇花开正当时

  本届亚运会代表团旗手金紫薇算是“名声大振”,不过金紫薇能够成为中国代表团旗手,和她目前的良好状态是分不开的。目前,她并不在奥运会获得冠军的那条四人艇上,而是和队友田靓配了一条双人艇。亚运会上,这条艇为中国赛艇队拿到第一枚金牌。“参加比赛不是轻松不轻松的问题,而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认真对待比赛。虽然这次决赛只有4支队伍参加,但是从起点、到半程再到终点,我和田靓都十分认真、努力地在划,去争取胜利。”这也正代表了金紫薇现在的心态:认真对待每一次训练,带领其他兄弟姐妹一起努力,争取在伦敦拿到好的成绩。

  自由泳王子孕育“蝶变”

  中国游泳能够打破过去的沉闷换来如今的可喜局面,最关键的一点无疑是创新。而创新是无止境的,哪怕是你已经成为自由泳的王子,也需要在泳池里孕育下一次“蝶变”,目前张琳就处在这样的一个关口上。

  “大家也能看到我现在的状态真的不是特别的好,这一年当中我有很多的改动,包括训练上的,也包括对我训练有帮助的很多方面,我们也有很多的尝试,有的成功有的失败。今年的成绩大家看到了,真的不理想,我知道这种不理想会带来很多问题,但是我觉得自己能挺过去,就是另外一种艰苦的锻炼。”张琳的衣领竖得很高,挡住了他的表情。潜意识里,他也想把自己放进属于自己的安全港湾。

  由于今年正是张琳的调整年,所以他状态平平,但是亚运会的失利在他自己的预料之中,外界对此事的巨大反应却不在他的意料之中,面对媒体的口诛笔伐和外界质疑的声音,张琳经历了最初的迷茫,现在终于用一颗坚强的心去对待。“我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儿就好。”张琳说。“今年对我来说目标就是让自己缓和一下,让自己有一个良好的状态进入后两年的比赛当中。”

  飞人归来信心归来

  如今中国的基础大项依然落后,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且在基础大项中,田径的落后局面更不是在一两天的时间里就可以迅速改变。在长期落后的情况下,最需要的就是不抛弃不放弃的毅力和信心。在以13秒09的成绩打破亚运会纪录并实现亚运三连冠之后,刘翔就再一次向人们充分释放出他的信心和勇气。

  “我已经参加很多场比赛,也不怕任何比赛,在经历了这次比赛之后,我将更加有信心和力量,当然我也很清楚自己的不足,我会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刘翔说,每个运动员在职业生涯中都会碰到困难,而且很多困难和挑战,如果你不去经历的话,永远都不知道究竟会意味着什么。“对我来说,要学的还很多,我每年也都在成长。在北京奥运会后要跑进13秒已经很难很难,但只要努力就有可能,我现在才知道在我身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失去的领地值得反思

  在基础大项亮点本来不多的情况下,由于没有形成可持续的人才梯队,我们发现有些曾经的优势项目并没有延续过去的优势。

  女子蛙泳曾经给我们带来了一块奥运金牌。在2000年和2004年奥运会,中国有罗雪娟、齐晖两位女子蛙泳高手,她们在世锦赛、奥运会上频频给中国带来金牌,并且还长时间保持100米和200米蛙泳的两个世界纪录。然而,现在整个中国游泳呈现出一种百花齐放的姿态,但是曾经辉煌的女子蛙泳随着罗雪娟的退役却显示出落寞的状态,甚至成为中国女子游泳的“瘸腿”项目。亚运会上,在女子200米蛙泳的竞争中,我们就输给了日本选手。罗雪娟、齐晖在退役后造成的空白至今还没有人能够填补上,这和当时蛙泳后备人才不够充分也有一定的关系。

  女子长跑的辉煌不再,更值得人们反思。亚特兰大奥运会和雅典奥运会中国田径在女子长跑项目上都有金牌入账。可是从2006年开始女子长跑就渐渐从优势转变为劣势。四年前在多哈中国选手曾在女子万米比赛中被日本选手淘汰,本次广州亚运会,为了避免尴尬,我们让世锦赛冠军白雪放弃马拉松专攻女子万米,却还是输得很惨。可以肯定的是在伦敦奥运会上女子万米将注定是别人的领地。

  田径场“闭门锁客” 游泳场馆“下饺子”——从场地开放看中国体育基础大项发展

  记者有个朋友是田径爱好者,为了练习跑步,他经常要在晚上去天坛体育场的田径场自我陶醉般地训练或者不远几十里从南城到北城的高校操场上去练习,如此这般辛苦,一方面是出于对田径的热爱,但是更大一方面则是受场地的限制,“像天坛体育场白天都是体校的学生在训练,普通人很难进入到场地区域内,所以只能选择晚上进行练习,事实上,去高校练习同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学校的场馆并不对外开放。”

  像这位朋友一样找不到地方锻炼的人不在少数。近两年,随着各种大型体育赛事落户中国,一大批先进的综合性体育馆随之建成,但是能够做好赛后利用的仍在少数。以奥运场馆为例,能够真正面向社会开放的只有少数,“鸟巢”在赛后利用上花样翻新,但是对于田径爱好者来说,想去“鸟巢”里跑步,至少得先交50元的入园费,但是在游人如织的体育场里,能够继续跑步的念头恐怕很快就消失了。

  事实上,体育场地设施供给不足,难以满足广大人民的体育健身需求一直是群众体育事业发展中的主要矛盾之一。所以中国体育基础大项落后,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老百姓尤其是青少年体育爱好者找不到随时可以自由发挥的场地。如何在现有的条件下充分挖掘利用各种公共体育场馆资源就成了解决体育场地设施不足最直接有效的手段。据了解,国家在学校体育场地开放方面也着手做了很多工作,有数据显示,全国学校体育场馆向公众开放两批试点单位现已覆盖27个省(区、市、生产建设兵团)62个区(市)531所学校和公共体育场馆,国家累计投入近2000万元。

  与此同时,对于广大游泳爱好者来说,想找块场地游泳也不是那么舒坦。迫于高昂的成本压力,游泳馆的数量难以维持庞大的游泳大军,于是每年夏天,很多游泳馆都会出现“下饺子”的热闹场面,即使这样,很多家长也不惜重金将孩子送到暑期培训班,500元进行一周的培训课程,而如果学会游泳还想在游泳馆畅游,那代价就更高,即使是办了年卡,每次的消费也要在20元左右,对于很多游泳馆来说,为了减少成本压力,冬天经常是闭馆,所以消费者的年卡也就自然变成了“半年卡”。

  而要想到室外游泳场似乎更是奢望,近年来,连续有室外游泳场关门谢客的通知,而有数据显示,在北京,二环以内的室外水上乐园仅剩下了两家。另外,由于地域所限,水上项目开展较好的地区都集中在东部沿海。就拿北京来说,一个偌大的城市如果想找个能玩水的地方,实在不容易。顺义的奥林匹克水上公园虽然设施先进,但是目前还没有被完全开发,而且受交通所限,无车一族想要去玩还是有一定的难度。虽然全国很多地方也成立了不少的水上俱乐部和帆船俱乐部,但是由于教练员、救生人员奇缺,所以不能同时满足人们玩水的需求。

  基础大项不能靠“天”吃饭

  唐奕,1993年;李哲思,1995年;邵依雯,1995年;叶诗文,1996年;蒋海琦,1992年;李昀琦,1993年……中国游泳队在此次亚运会上涌现出一批“90后”的优秀选手,他们在赛场上甚至把张琳、吴鹏这些名将的风头抢走,开创了属于“90后”的新时代。而这些“90后”小将的成长,也正是中国游泳未来的希望。

  之所以能够一下子涌现出如此多的新星,和中国游泳队近些年重视二线选手的培养是分不开的。其实,中国游泳队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人们熟知的汇聚了最高水平选手的国家队,另一部分则是二线队。除了常年在北京集训的一线队,二线队伍的集训形式也在上个奥运周期开始成为一种常态,目前,中国游泳二线队伍已经集训了六次,发掘了大量的人才。

  相对于一线队伍的集训而言,二线队伍